返回 魏狮X沈小石《五》   飞鸥不下[1/2页]

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魏狮X沈小石《五》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电子书屋网] https://m.youquge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现场一度十分混乱,所幸最后被陆枫和魏狮两人联手控制住了。


魏狮紧紧从身后环抱住沈小石,防止他再动手,陆枫也八爪鱼一样桎梏住邵洋,不让他上前。


沈小石醉着,早已忘记自己现在和魏狮处于绝交状态,只是见不得有人死皮赖脸骚扰魏狮。但是为什么见不得,他现在的大脑却想不明白。


被魏狮抱住后,他行动受限,嘴倒是很利索,什么难听说什么,呛得邵洋脸色铁青。


“怪不得你处处避开我,原来是有了新欢。”邵洋盯着魏狮,语气哀怨,颠倒黑白,好似魏狮才是那个负心薄幸的渣男。


沈小石听不得他说话,他一说话就好像一捧热油浇在了沈小石的理智上,让怒火更炽。他挣了挣,还想骂人,耳边响起魏狮冰冷又低沉的一字低呵。


“滚。”


邵洋被这声“滚”震得浑身一颤,慑于魏狮凶悍,不甘不愿看了对面两人片刻,这才叫陆枫放开他。


他是个讲究体面,总是活得很光鲜的人,刚刚被沈小石踹倒,身上染了层灰尘,叫他十分难忍。他拧着眉,嫌恶地拍去浮灰,整了整衣襟,这才像没事人一样离去。


沈小石见他走了,警戒消除,方才聚积的力气一下散去,直接软软倒了下去,还好魏狮一直注意着,眼明手快将他捞到怀里,这才没摔着他。


魏狮的体温太高了,热到烫人的程度,沈小石喝了酒本就燥热,被对方再这样圈在怀里,简直热得汗都要出来。 https://m.dzs5,com


只是现在睁眼,可就太尴尬了。


沈小石听到魏狮叫他,动了动睫毛,没睁眼,依旧装死。


魏狮与陆枫架着他,去到路边拦车,边走边说着话。沈小石听了一路,从两人话语中,得知刚刚那只骚鸡竟然已经缠着魏狮有些时日了,而且似乎、可能、也许……是魏狮的前男友。


知道不是炮友,沈小石心里的不爽少了些,但一想到魏狮和那种人谈过恋爱,他又觉得不可思议,怀疑魏狮眼睛是不是有问题。


魏狮别过陆枫,架着沈小石上了出租。车上沈小石脑袋枕在魏狮肩头,思维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清晰起来。


他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了。


他从小脑子不好,想不来太复杂的事情。朋友就是朋友,仇人就是仇人,他做着这样简单又明了的区分,到现在的人生也没出过问题。


可如今,像魏狮这种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仇人却还是能牵动他心绪的存在,叫他犯了难。他不知道该把魏狮分到哪一类了。朋友?仇人?路人?似乎哪个都不太对。


他嘴里能十分冷硬地吐出狠绝的话,可一看到魏狮被人“欺负”,却又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替他出气,这可一点不像是对待仇人和路人的态度。


那,他内心深处难道还是将魏狮当做朋友的?


想不明白……


想不明白,就不去想了。走一步算一步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沈小石不是个纠结的人,他很情绪化,同时也颇为相信一种名为“感觉”,玄而又玄的东西。


迷茫的时候,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对了。


沈小石在一番简单的思想斗争后,彻底抛开了复杂的思绪,改为相信自己野兽般的直觉。


魏狮叫司机在巷口停下,将沈小石从出租车里扶出来,架着他往他住的那栋楼走。


深夜十分,小巷内不见人影,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矗立在路旁。


魏狮走了一段,始终不发一语,沈小石也乖乖巧巧当个醉鬼,双眼紧闭。


“刚刚那个男的,是我前任。”魏狮站在明亮的路灯下,突然停下不走了。


他开始诉说自己和邵洋的过往。他们是怎么相识的,怎么一起创业的,又是怎么闹到了如今的地步。


“他喜欢女人,却又答应和我在一起;他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,却不能和我好聚好散。”


恶心是真的,曾经付出的感情也是真的。魏狮知道遇到渣男不是自己的错,但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,是不是因为他是同性恋,他不正常,所以情路才会格外坎坷。


“他背着我找女人,小三还找上了门。我想分手,他却不愿意,后来生意上也不顺利,我赚的钱都给了他,到了要用的时候,他却一毛不拔,和我说都花完了。我一气之下绑了他,狠揍一顿丢在荒郊野外,再将他的车开走变卖。”魏狮轻轻叹气,“几天后,警察上门,问我认不认识他。之后的事,你都知道了。”


之后就是五年不得自由,还在里面认识了他们几个……


沈小石再装不了睡,一下抬起头,突兀地道:“我后悔了。”


魏狮一愣,看他醺红的脸,又看他黑亮的眼,顺着他的话问:“后悔什么?”


沈小石抽回自己的胳膊,脚步有点不稳地摇晃着往前走去,没有回答魏狮的问题。


魏狮怕他跌倒,默默跟在后头。


沈小石双手插兜,走得很慢,虽然他此时头脑清楚,但到底喝了酒,对身体掌控力减弱不少,不知怎么的,前脚绊后脚,一踉跄就要跌倒。


身后赶上来的魏狮急忙将他扶住,一手架起他胳膊,一手搂在他腰间,随后强硬地、不容拒绝地再次架着他往前走去。


“我后悔了。”沈小石吸了吸鼻子,说,“我刚刚那脚踹轻了。”


就应该踹在他裆下,踹得他断子绝孙。


魏狮闻言无声勾了勾唇,眼里带上笑意:“你干嘛突然窜出来?不是讨厌我再也不想看到我吗?”


沈小石垂着头,没说话。


魏狮也不再追问,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到了沈小石家楼下。


“行了,我自己上楼。”沈小石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转身插进了门锁里,像是怕魏狮误会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妈最近住我这呢。”


魏狮注视着沈小石的背影,和他以往审美截然不同的背影。


光论外貌,如果说邵洋是高傲的雄孔雀,那沈小石就是只纯白无害的小兔子。


不耀眼,不惊艳,还很小只。


“我们算和好了吗?”他对着沈小石背影道。


沈小石开门的动作一顿,然后很轻很轻的,嗯了一声。


他头脑简单,想不了太复杂的事。既然没法言出必行,狠心绝交,那就只有和好这条路。


他不是纠结的人,做决定一向很快。


直觉告诉他,和好比较好,那他就和魏狮和好。


不过,两个人和好是和好了,但关系如初还是有点困难。以前看似随意的勾肩搭背,现在不能随便做了,一些口嗨用语,操来操去的,沈小石也会尽量避免。


总得来说,比绝交是好一点,但也相处尴尬。


沈小石猛地睁开眼,他又做梦梦到了那个醉酒的夜晚,梦到魏狮灼热的呼吸,还有他轻哄自己的那些话语。


他身上出了些汗,很热,还很渴,不得不下床去厨房倒凉水喝才能压下心中的烦躁。


就在这时,魏狮的电话来了,陆枫和易大壮出了事。


他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,魏狮已经在了,正陪着易大壮到处做检查处理伤口。从他俩的嘴里,他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
易大壮失踪这几天,原来根本不是去跟明星,而是被绑架了。那些绑匪穷凶极恶,绑了他不算,还将陆枫也绑了去。


还好盛珉鸥机敏,察觉有异,不动声色报了警,又与歹徒周旋,这才救下两人。


不巧的是,歹徒有枪,在搏斗中不幸射中陆枫。虽然及时送医,但人现在还在抢救,没有从手术室出来。


易大壮心里有愧,做ct的时候没撑住,突然崩溃般痛哭起来。


“枫哥要是有什么事,我拿这条命赔他!”


魏狮X沈小石《五》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